再不醒我的手都要断了时惊墨揉着自己被捏的青紫的手腕

 再不醒我的手都要断了时惊墨揉着自己被捏的青紫的手腕,实在是吃痛,这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,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

 云妙茫然的看着四周,缓缓开口:这是哪?我怎么会在这儿她的嗓子还很沙哑,若不是时惊墨和谷施时不时给她喂水,恐怕她的喉咙已经烧干了,哪还说的出话

 这儿是迎仙楼,我们在城外发现了你,你的伤势太重了,我们只好先把你带回来时惊墨看着她,真是越看越好看啊,说来也是神了,她全身都是伤,唯独脸上依旧白白净净,除了微不可见的几条划痕外,再无别的伤口对了,姑娘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会弄得全身是伤?

 我云妙轻轻皱了皱眉,后脑勺揪着疼,脑中一片空白,我叫什么名字,发生了什么,我我不记得了

 不记得了?怎么会不记得呢,她的伤都在身体上,又没伤到头不对,时惊墨蓦地想起来,她给云妙擦洗身体时有碰到过她后脑勺有个小窟窿,她给忘了!

 宁晴明因碍于男女有别,不方便检查云妙的伤势,所以她哪儿有伤、伤的怎么样都是时惊墨告诉宁晴明的,但是偏偏时惊墨给忘了,可真是一时糊涂!

 你先等一下,我去找大师兄过来看看时惊墨立刻站起来,往外面走

 谷施拉住时惊墨,劝道:师姐,还是明早去吧,这么晚了,大师兄应该在休息,把他吵起来不太好

 谷施说的有礼,时惊墨却实在愧疚,若是因她的粗心大意,耽搁了云妙的救治,那她可真是背了大过了

 时惊墨又回到床边,弯腰问云妙道:姑娘,你可还有哪儿不舒服?

 全身都疼,脑袋更疼云妙说着,只觉天旋地转,似乎房间的灯越来越暗

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又不知不觉的晕了过去

 时惊墨皱眉,不安的唤着她:姑娘,姑娘

 师姐,还是让她睡吧,她似乎像是神识受损?谷施说到

 

 某幽暗洞穴中,一个脸上有一道长疤的少女放下染血的帕子,然后细细的给伤口上药,一边上药一边心疼的说到:大人这次伤势不轻

 坐着的女子衣衫半解,紫色的衣衫褪到腰间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数道骇人的伤口,女子生得绝彩票下载送28彩金大全美,再加上衣衫半褪、血红的伤痕,这一幕竟异常香艳动人,令人心跳加速,面红耳赤

 衣衫半解的女子正是席染,此时她吃了药进伤口的痛,轻轻蹙眉,一双风情荡漾的狐狸眼露出不甘的狠意:伤势重又能如何,在失败面前没有任何修饰的词,我还是没有完成主上的任务

 这也不能全怪大人呀,脸上有疤的少女嘟囔道:主上要大人办事,却又不将大人的修为解封,大人明明已是真仙期的修为,现在却只有淬魂期那么点修为了,肯定办不好那么困难的事情呀主上真是一点都不考虑大人您的感受

(责任编辑:下载app送28彩金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sana620.com/meishi/2021/0113/4026.html

上一篇:雪姑娘,跟我回去吧来人走近之后,宁奇才看清 下一篇:咱们这些人,可都是你的亲人朋友,而且都是受到了你的帮助